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绿叶低吟

淡淡的绿 带来了淡淡的希望 等待那一天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今非昔比  

2007-08-18 10:26:01|  分类: 学习汉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今非昔比

趁着大日子,有点闲空,把几个书柜整理一下。才发现到还有那么多自己以前去复印的汉语工具书。望着那么多的书,只能苦笑了。该怎样处理呢?丢?舍不得啊,那是花了很多钱买来的和复印得那么精美的书。送人?现在谁要?不丢?要开博物馆了?算了,权当是自己的历史见证吧!

想起七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。愿意学汉语的人不多。成年人嫌难不愿意学,也觉得学了没多大用处,还是学英语比较实际有用。就算没有跟洋人说话的机会,也可以明白药品、化妆品或机器上的说明书。因此,学习汉语的,一般就是小孩子。小孩子也很少是自己想学习,都是家长叫他们学的。所以很少认真学习的,我们常常给糖果又给图画、文具、玩具的。但大多数学了一段时间就不愿意再学了。结论就是,汉语太难学、学了又没有用!

教会里一些主日学老师为了让汉语继续存在,就以宗教教育组的名誉举办汉语补习班让会友们学习。为了配合那时的局势,补习班教的都是圣经节或者祷告文。90年代初,我也有幸当了教会里的补习班教师。本来补习班都是下午才学习的,可当时,有好多白天要工作的年轻人想学习,没有老师能在晚上教课。于是,我自告奋勇答应当晚上八点半才开始的教师。那时候,我在教会常常煮些简单饭菜支持教会里的活动,我又是比较风趣随和的老人家,因此和年轻人的关系非常好。知道由我教,很多年轻人都来报名学习。那时我班上的学生最多达到54位。为了让坐在后面的同学也能听见,我的声音尽量大声,很宏亮的传到最后面的学生耳朵里。也许这就让我到今天再也不能细声细气地说话的原因吧?呵呵。。。现在想到当时的热情和不自量,以为自己的汉语讲的有多好,都会脸红。不规范的四声造成的南腔北调和错字,心里很愧疚,不知道误了多少人家的子弟了!

那时候,火一样的热情源自于心中的一份对祖国的情结、像我奶奶所担忧的一样。害怕汉语,华族风俗习惯和优良传统会在我们这里的下一代消失。因此,只要是跟汉语有关的工作,都义不容辞地接受下来。再忙再累都不在意。好在那时还年轻,脑力和体力都还能支撑。现在想来,更惭愧了。真可谓螳臂当车,担忧的那些真要在我们这里成真,我能做什么?又不是齐天大圣孙悟空!

当时,没有华语工具书,唯一的又臭又破旧的字典也当宝贝。一有人从台湾带过来一套教科书就马上去复印当教材。后来,常常当翻译陪病人去新加坡医病。也就买了那里的教科书。一样地复印了很多,总是只按复印费卖给学生。其它课外书复印了免费送给学生。只要他们愿意来学习,花多少钱都觉得很值得。

但是,因为没有语言环境,加上学生一面工作一面学习,年轻人又没耐心。学会一点点也只能跟自己的老师偶尔说说。因此,学习的热情冷却了。为了让学生愿意学习,我们都使出了浑身解术。讲故事,学唱歌,演话剧。。。还还是没能真正让孩子们的学习热情上升。

没想到,一下子峰回路转,局势改变了。如今,世界上各国各地都流行汉语热。这里也一样。很多人找你要学习呢!现在不用偷偷摸摸地去教书,不用把书本包的密密的。现在各种各样来自北京、广东、上海、天津等地出版的汉语教科书和被学校邀请来的中国教授、嫁到这儿的中国人、特地来这里教书的汉语老师、甚至于去中国学习回来的很多年轻人都当了汉语教师。到处都是汉语补习班。小学、中学、大学都有汉语课。学习的人们,男女老少,各个族群都有。这是可喜的现象,我感到很欣慰。每次听到字正腔圆、很规范、很标准的汉语,真是羡慕死了。

可是到今天,很多学校还没有一套适合这里的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的教程。昨天一位基督教中小学的负责人来跟我说起这件事。要我表示意见,叫我看看能不能帮他们。我不是不愿意,只是我怎么可能编什么教材,什么计划呢?热情不能当聪明智慧的啊!我不能明知故犯地再次误人子弟了!呵呵。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2)| 评论(1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