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绿叶低吟

淡淡的绿 带来了淡淡的希望 等待那一天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我与闽南》家乡的三个字  

2008-01-25 19:43:50|  分类: 风俗习惯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95年陪爸爸去奶奶的家乡晋江探亲一个半月。平常事务满多的我,在那里整天没事。不是睡觉就是从早上到凌晨看电视,再就是在亲戚间晃荡了。开始时,觉得好玩,可以练习并提高我那蹩脚的闽南话。后来,我觉得好累,而且有很多礼节也让我吃不消。就像每逢第一次去亲戚家,他们很热情地煮了鸡蛋红枣甜汤给我,非得我吃下不可。盛情难却,又怕伤害人家的一片好心好意,就吃了。

有次,爸爸一定要在家乡过春节,初一那天去亲戚家拜年,我吃了7个大大的鸡蛋。害得我一整天再也吃不下其它的东西,只在晚上勉强喝了一碗稀饭,没生病已经是万幸了。

在家乡,太休闲了。为了不让自己太无聊,就去老人会看爸爸打休闲麻将。有时候,三缺一,我就凑上一脚上阵,和那些婆婆级的乡亲们打麻将了。由于打法不一样,常常给责怪或处罚了。不过,也是很开心的事。一面打牌一面说话,有时候说错了,她们都嗤嗤地笑了,我不由得大声笑了,我忘了那是在家乡。结果,惹来了很多叔伯们责怪的眼光。也许,他们会在心里用那三个经典的字骂死我这个外国人吧?

其实,在家里也常常听爸爸骂出那三个字。以前奶奶也提醒过我们不可以说那句话,但没有解释给我们听。她只说那是男人骂人的话。因为我们也没有机会用闽南话去骂人,因此,对这三个字的好奇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有一次,和我一起打麻将的是一个同龄的姐妹。她好奇怪,不管别人是碰了还是胡了牌,她都会骂出那三个字。几圈下来,我忍不住了,就问她,为什么一直骂娘而不骂爹呢?然后低低地说出了那三个骂爹的字。这下子可热闹了,三个牌友和看牌的几个姐妹全笑翻了,一个个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,而我傻傻地看着她们莫名其妙地笑成那个样子。当我问她们我到底说错了什么的时候,她们都叫我问我老爸。其实,在另一张桌子上打牌的老爸已经在喊了:“你们别教坏了我女儿,她是个直肠直肚的番人,‘番那番地独’(音译)什么都不懂!”我才不会去问我老爸呢,会挨骂的。后来我婶婶才告诉我那三个字是什么意思。我才知道自己有多笨。呵呵…

我想,那三个字已经成了好多人的口头禅了。在家乡,每次我去网吧发电子信给我这里的朋友时,看见很多小朋友们在玩网络游戏。打枪打不中或失去分数,嘴巴里还不是也不停地骂娘了…

家乡的老姐妹们都喜欢和我瞎聊,喜欢听我那错误百出的闽南话。她们说和我说话很开心,她们也常常不管那些男人的眼光,一样大笑出声。我发现到家乡的姐妹们也和这里的人一样,喜欢开怀大笑。如果她们很斯文地抿嘴笑,只是因为未到真正开心处吧?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1)| 评论(2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